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查看: 3869|回复: 2

如何撬动“以房养老”市场?

[复制链接]

53

主题

53

帖子

749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749
发表于 2017-4-13 11:04:5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登录回帖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点此注册

x
开头.jpg 目前,“以房养老”已成为世界上公认的老年人改变传统生活观念、享受高质量生活和实现生活效用最大化的基本途径和方式,我国“以房养老”制度设计的初衷也在于此。除此之外,我国的“以房养老”制度还被赋予了社会风险管理的神圣使命,也即通过将社会存量资产转化为养老资源的方式,主动应对即将到来的养老危机,有效破解养老困局重大社会问题。但遗憾的是,“以房养老”试点效果并非尽如人意。据统计,截至2016年5月止,“以房养老”仅为47人38户。其中北京18人12户,上海13人11户,广州14人11户,武汉2人1户,可谓应者寥寥。
       据了解

  其实,出现上述窘境并非偶然,西方发达国家在“以房养老”制度的历史演进过程中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形,如美国的“以房养老”从浮出水面到走向成熟就曾用了长达二十余年的时间。对比先进国家“以房养老”制度的实施环境和条件不难发现,撇开具体的法制基础、金融体系、优惠政策、公共服务等相关的配套政策措施以及传统的养老观念暂且不论,站在保险的机制原理、功能作用和各因素间互动关系的角度分析,现行“以房养老”制度本身存在着机制设计缺陷。

  现行“以房养老”制度要求,拥有房产的老人将其房产抵押给保险机构,保险机构按照双方约定的条件支付给老人养老年金直至身故,老人身故后保险机构获得房产处置权,当处置所得不足以覆盖支付的养老年金时,由保险机构自行承担;当处置所得超出支付的养老年金时,则超出部分返还给老人的亲属等合法继承人。由此可见,这样的制度设计其缺陷也是很显然的:参与双方权益保护不对等,风险分担不平衡,违背了风险管理的基本原理。

  众所周知,“以房养老”存在两大风险,一个是年金支付风险,另一个是房产价值波动风险。按照弗兰克·奈特的观点,“风险”是指能够用概率表述的不确定性,而“不确定性”则是指不能够用概率表述的不确定性。前者一般称之为可衡量的不确定性,后者一般称之为不可衡量的不确定性。显然,年金支付风险属于可衡量的不确定性风险,而房产价值波动风险则属于不可衡量的不确定性风险。由此,撬动我国“以房养老”市场的一个可行路径和突破口,就是通过机制创新,建立“保险+政府”双主体风险分摊机制,让保险机构承担起“可衡量的”年金支付风险,让政府承担起“不可衡量的”房产价值波动风险。 中间.jpg


手机扫码浏览

1、不得发表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。用户不得发布负面言论。不得发布与本网站主题无关的内容。如有违反,将采取删除、屏蔽等处理措施,直至向国家相关部门进行举报。
2、网站内容仅为学习笔记、摘录、信息整理,注明来源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有不妥,请联系删除。信息都不保证其准确性、有效性、时间性。
3、本站不会销售保单,请注意防范风险。
4、根据相关部门的最新要求,所有发帖及评论均须实名制,请
实名认证后发言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点此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X

1、不得发表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。用户不得发布负面言论。不得发布与本网站主题无关的内容。如有违反,将采取删除、屏蔽等处理措施,直至向国家相关部门进行举报。

2、网站内容仅为学习笔记、摘录、信息整理,注明来源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有不妥,请联系删除。信息都不保证其准确性、有效性、时间性。

3、本站不会销售保单,请注意防范风险。

4、根据相关部门的最新要求,所有发帖及评论均须实名制,请实名认证后发言。

注册登录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